男科门诊--民工小王的故事

温州东瓯男科医院 时间: 2019-08-09 点击在线预约

目前,我国进城就业打工居住的民工约一亿四千万人,其中已婚独自外出的二十至四十岁的男性至少达数千万,正常性生活已成了他们的大问题。在各地的建筑安装工地上和附近区域,轻易就能看到条件极其恶劣的工棚、情绪躁动不安内心如野马奔腾的男性民工、路边简陋不堪的录像店、灯光昏暗的洗头房和徘徊在城乡结合部街边揽客的“可疑女性”,相当多的民工兄弟无疑就在这些场所中解决自己的性问题。年初,跟着哥们一起进城打工的民工小王因为他身上发生的故事,成为了这部短片的主角。

小王出生在苏北农村,父母都是种了一辈子地的农民,好不容易供他读完了初中。小王的成绩很好,中考时以全校的成绩考上了县里的重点高中,可上高中的学费很贵,父母再也无力承担他的学习费用了,他只得辍了学,四处打工。

通过一位老乡的介绍,年初,漂泊几年的小王在温州城里的一个建筑工地找到了一份零活。

这几年里,小王也从一个嘴上刚冒出胡碴子的毛头小子,长成了个大小伙。这时候,成熟男性的本能开始躁动,小王知道他这种年龄,该是找个老婆的时候了。但是想找个女孩结婚,真是太难了。社会地位这么低,再加上模样长得又不行,谁会嫁给他呢?

没有女人,小王只好把本能的欲望一直这么压抑着。身边像他这种情况的年轻人很多,但是这些同龄人大多放得比较开,有的一发了工资就跑到附近的洗头房找小姐。那些小姐也是农村来的打工妹,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她们不得不靠出卖肉体维持着生存。

在闲聊中,小王了解到找个小姐起步价需要50块钱。50块钱对他来说无疑是个奢侈的消费。上街闲逛时,小王每当看见漂亮一点儿的女人,都有和她们打个招呼的冲动。哪怕跟她们说上两句话,或是看她们冲自己笑一笑,都会觉得是莫大的享受。 小王每当想女人想得心里涨涨地,就到水龙头下扑头盖脸地冲一阵才能睡着。

白天干活还好受,累得啥也顾不上。可一到晚上,就闷得慌。小王较怕跟工友逛夜市了,一个个女子要命似的打扮,走过他身边时那一晃的香味,比刚出来的馍馍香百倍。更要命的是,一个比一个鼓,一个比一个俏,演戏似的一拨一拨地换,一个比一个更勾人,真诱人啊。

小王一方面舍不得辛苦下来的钱, 一方面担心染上啥不干净的病。离乡之前,总听村里老辈叫它“花柳病”吧,还有那城里头厕所墙上帖满的广告上写着的尖锐湿那个啥之类的。可是整夜整夜的胡思乱想,加上身边工友的津津乐道,小王心想还预啥防啊,别说性病,啥病都不怕它。哪有那么多性病,揣了钱在裤兜里面就大踏步走进亮着红艳艳灯光的洗头房里。

洗头房里,漂亮小姐那匀称的小腿看得小王是七荤八素的。 一名穿着浴袍的年轻女子,走进小王攀谈起来,随后将他领进了一个包房,并把自己的衣服脱光了,接着开始脱小王的衣服。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小王不知所措。女子说,门都进来了,他一个大男人还羞啥。在女子的不断挑逗下,小王终于没有控制住自己,跟她发生了性关系。

事后,小王很后悔,觉得自己很不道德。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小王又有了找小姐的冲动,尽管他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能去,但是双脚却不听使唤地朝洗头房走去。就这样去了七八次,小王落下了心病。他一怕是自己得性病;二是心疼钱。他感觉自己的下身出现好多的小红疙瘩,还奇痒无比,担心自己快要死掉,整夜的睡不着觉,一个月下来人瘦了一大圈。拿着街头的单页,他走进了好几家自称老中医的个体诊室,可是除每次拿回一包包难以下咽的中药外,病情一直没有好转,可是大医院不敢去,只能去寻些偏方,病就这样耽误了下来。

后来,温州市计生委在小王所在的工地进行健康宣传活动,发放了健康知识册和安全套,小王这才悔不当初,为啥当初一点防护措施都没想到呢?在活动中,小王咨询了计生委特邀讲课嘉宾——东瓯男科医院杨医师,杨医师当即在现场临时为他做了外检,检查证实,他确实出现了性传播疾病的前期症状,需要尽快接受治疗,考虑到小王的收入不高,有效治疗性传播疾病是需要一定的周期和费用,杨医师当场表示,免除小王的医师挂号费,并且治疗费用也相应减免。5天后,小王走进了东瓯男科医院的大门,在经过医院系统的检查和治疗,找准了病因,数月后,小王的病总算康复,他也恢复成当初健康乐观的小伙了。“等俺年底回家的时候,就让家人赶快说门亲事,赶快娶个老婆,再也不敢在外面乱搞了。”小王对着镜头这样说。

如今,农民工已成为性病、艾滋病传播的高危人群,农民工的性生活情况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虽然农民工找“小姐”是违法的,但是从人文关怀的角度出发,计生委多次走进工地为农民工发放安全套,宣传预防性病、艾滋病的知识。

“民工由于长期夫妻分居,他们有性需求甚至是性饥渴,这是自然存在的。但我们不提倡出去找小姐解决性问题,建议民工通过适当手淫解决性饥渴!”对民工性问题有过多年研究的温州东瓯男科医院的杨医师谈了自己的观点。

杨医师介绍,近两年来通过门诊,他发现长期性生活不正常的人,不但容易有情绪不稳定、脾气暴躁、思维不正常等症状,更可怕的是性取向会发生变化。今年以来,他已接诊5名同性恋的病人,他们的一个共同点是在外打工、夫妻长年分居。同时,一些民工为了解决性问题,通常采取找小姐的方式。“因为他们经济条件有限,所以只能光顾那些站街女和洗头妹。这些人大多有性病,因此民工感染性病的几率就比较大!”杨医师面对镜头说到,在他接诊的患性病民工中,大多患者来就诊时已到中晚期。

杨医师告诫那些民工兄弟,长期性压抑对身体很不利,建议他们通过手淫解决性问题,如果要出去找小姐,必须要保证每次都使用安全套。“黄色录像和书籍较好别看,因为这些会使人处于极度兴奋中,而精子在体内无法排出,会导致盆腔充血,引起前列腺炎!”

温州东瓯男科医院特别声明:为保证医疗质量本月起专家预约将限号,请提前网上或电话预约【热线:0577-88365120】。本站信息仅供参考,就医请遵照医生诊断。